现代农业要继承中华农耕文明精华

时间:2015-03-30 11:07 阅读:

 ——谈现代生态农业发展的源与流

  藤久明

  当前,全人类都面对一个严峻现实,生态环境恶化越来越严重,但是从历史长河中来观察,在古代社会人们并没有许多生态的烦恼。

  生态利用与生态改造

  自从人类在地球上迈出第一步那天起,就面临生态的问题,就需要处理自身与环境的关系,这种处理就是利用自然。因此可以说人类自从简单地利用生态环境开始,就踏上了漫长的文明之旅。远古时代地球上的人口还很稀少,动植物非常丰盛,自然生态远不是我们今天所生活的样子。

  在取之不尽的大自然的恩赐中,人类依靠采集野生动植物为主,享受了近万年轻松的生活,但是到了大约距今1300多年以前,地球气侯就一天天变暖,高大茂密树林开始变青山为草原,以草为食的野生动物,如马、牛、羊、驴等也减少了,自然生态的变化加上人口的增加,人类耗费的自然资源日益增多,野生动物生长变得很困难。可以设想,原先一头野驴,就能够满足一个家庭全体成员美餐好几天,可是野兔就需要捕捉到很多只,才能让一家人饱食一餐。人类第一次遇到了生存的压力,不得不寻求新的谋生之路。于是从原来的生态利用进入到生态的改造。第一步:为了补偿劳动收益的降低,发明了效率更高的技术和手段,远距离的猎杀工具也发明了,可是随着狩猎的工具改善和技术的提高,野生动物加速减少,甚至灭绝。资源枯竭的恶性循环就开始了。为了生存,农业和农民便出现了。应当说农业的出现推动了人类社会的一系列重大进步,完成了从生态利用到生态改造的文明飞跃。

  定居文明与环境文明

  把沼泽改造成了水田,把荒地改造成了耕地,人们就有了固定的资产,不再像过去那样随意地迁徙和游居。但是定居之后,要面临更为复杂的生态环境问题,甚至面临更为尖锐的环境利益的矛盾。比如说某一个血缘家庭,占用一片土地和水源,对家庭内部来说,具有利益的共同性和共享性,然而对于乡民来说,就具有了排他性和矛盾性:你用于浇灌田地的水多了,下游的水就少了,你改造的农田多了,留给别人的荒地就减少了。另外,为了营造居住的环境,人们开始伐木盖房,劈山开路,一旦扰动了自然生态,善意改造有时候会演化成灾难的回报,甚至会出现严重后果。为了处理错综复杂的生态问题和利益的矛盾,使社会变得更有组织性、更加有序,部落联盟、国家也就应运而生了。

  生态协调与资源保护

  我国古代哲学讲,生之在地也,养之在天也,泛指农民生产活动,天地是农民生产的环境因素,人是农业生产活动的主体。我国早在2000多年前就产生了保护农业资源和自然环境的意识。例如,战国时代的《礼记·月令》中明确指出,在早春季节,必须“禁止伐木”。在战国时的《荀子》一书中说:“以时禁发,使国家足用而财物不屈,虞师之事也”。自然资源的开发利用要有禁有发,禁是禁止,发是利用。当年秦始皇“焚书坑儒”,还特别下令不准烧掉那些“树艺”之书。古代为了鼓励人们钻研农业生产技术,还提出过重奖生产能手的措施。

  古代资源保护思想到今天依然放射出独有的光芒,生态农业的大河,一直流淌在我们神州大地上,生态农业的智慧,伴随我们的民族一道成长,一道提高。